最近收拾书房,发现了一堆费曼的书,费曼是世界知名的“学霸”,他是理论物理学家,是诺贝尔奖的得主,还当过演员,办过画展,拥有超强的个人魅力。以前对费曼感兴趣,是因为他是一个有趣的“天才”,现在重新翻了翻这些书,却从家庭教育的角度读出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费曼的爸爸是一名制造厂的工人,但是他对费曼的教育是一种开放式的教育方式,他不逼着孩子去学习知识,而是让他明白,弄清事情的原理比知道事情的概念更为重要。费曼的爸爸没有什么高深的知识,甚至他在引导费曼思考的过程中,对很多事情都并不了解,就像咱们任何一个普通的父母一样。但也正是这样,他的启蒙和教育方式简单易行可复制,这种引导方式能很好的保护孩子的好奇心,激发孩子对学习的兴趣。

方式一:转化,把抽象的概念转化成孩子可理解的概念

费曼说他小时候,爸爸会给他讲《大不列颠百科全书》,读关于恐龙的部分,书上会说:“这家伙有 25 英尺高,脑袋宽 6 英尺。”

这时他爸爸就停下来,说:“我们来看看这句话什么意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假如它站在我们家的前院里,它是那么高,高到足以把头从窗户伸进来。不过呢,它也可能遇到点麻烦,因为它的脑袋比窗户稍微宽了些,要是它伸进头来,会挤破窗户。”

把抽象的概念转化成孩子可理解的概念

费曼说一想到院子里有一个这么大的动物,就很兴奋很开心。爸爸把枯燥的数字转化成现实中他能理解的东西,这样的思考非常有趣。

这样的思考非常有趣 ,孩子也非常感兴趣

其实小胖也很喜欢看百科全书,书里说暴龙身长12米,他以前记得“12米”这个概念,却对12米代表什么没有任何体会。所以受到费曼爸爸的启发,我帮助他转换了一下,告诉他1只暴龙有6个半爸爸那么长,他这才真正对12米有了直观的认知。经常做这样的转换,那书上的内容一定会更加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他脑海里。

这就是费曼自己说的:从爸爸这里学到的一项本领就是——把所读的内容,设法通过某种转换,弄明白它究竟什么意思,它到底在说什么。

方式二:多观察,而不是只背概念

费曼回忆小时候的另外一件事,他说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到树林里去,大家会互相比较谁懂得的鸟类名称最多。

一个小朋友就问他:“嘿,看那只鸟。那是什么鸟?”费曼说:“我对这种鸟一无所知。”

小朋友嘲笑他:“这是褐喉画眉,你爸爸怎么什么也没教你。”

但费曼说,事实是他爸爸会问他:“知道这是什么鸟吗?这是褐喉画眉。在葡萄牙,它的名字是……在意大利,名字是……,等等,你即使知道每个国家对这种鸟的叫法,你对这鸟还是一无所知。现在,我们来观察这只鸟吧。

然后,爸爸会问他:"瞧,那鸟儿总是在啄它的羽毛,看见了吗?它一边走一边在啄自己的羽毛。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"

小费曼猜:"大概是它飞翔的时候弄乱了羽毛, 所以要啄着把羽毛再梳理整齐吧。"

爸爸接着说:"唔,如果是那样,那么在刚飞完时,它们应该很勤快地啄,而过了一会儿后,就该缓下来了。那让我们来观察一下, 它们是不是在刚飞完时啄的次数多。”

观察的过程中费曼发现,鸟儿们在刚飞完和过了一会儿之后啄的次数差不多。所以,自己一开始猜的理由就不成立了。他就会想去了解鸟到底为啥要啄羽毛。

同时他也深深的理解了一个道理:只知道名字和概念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提问、假设、观察与求证。

多观察会产生好奇心

最终:激发兴趣,自发学习和探索

其实每个孩子天生喜欢观察和探索,但是大多数家长却喜欢给孩子填充知识,似乎以为孩子们能背下的知识点越多就越聪明。

我在逛博物馆的时候就发现,很多家长特别喜欢让孩子去看展品旁边的文字介绍,因为文字介绍更像是知识,但其实科学思维的本质不是背,而是提出问题,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而这些的基础都是观察与思考。

小孩子天生就爱问各种问题,费曼的爸爸不仅不会让孩子闭嘴,还会抛出很多问题给费曼,我们来看看“科学思维三部曲”:

为什么鸟要啄他的羽毛啊?——提出问题

费曼猜测是飞翔的时候羽毛乱了要梳理,这就是大胆假设

爸爸没有打击他的假设,而是顺着费曼的思路,如果是这个原因,那应该梳理好了就不啄了,我们来观察一下实际是什么情况吧?这就是小心求证

孩子在求证的过程中会验证自己的想法究竟对不对,如果不对,那真实原因又是什么?这样的孩子怎么会对学习没兴趣呢?

兴趣被激发后会自发学习探索

就像费曼说的:“爸爸用许多这样的实例来讨论,没有任何压力, 只是兴趣盎然的讨论。它在一生中一直激励我,使我对所有的科学领域着迷,我只是碰巧在物理学中建树多一些罢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是上瘾了——就像一个人在孩童时尝到什么甜头,就一直念念不忘。我就像个小孩,一直在找前面讲的那种奇妙的感受。尽管不是每次都能找到,却也时不时地能做到。”

让孩子尝到学习的甜头,对科学探索上瘾,这才能培养真正的学霸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