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小时候来,没少听父亲的教导。他用尽全力想把自己总结下来的经验告诉我,怎么做是对的,什么选择是正确的。

然而,更多时候我只是单纯地听完,并没有理解他话里的含义。从我有限的生活经历来看,这些所谓的正确道理,我还没有能力消化。理解,全靠臆想。

后来做了妈妈,渐渐地才明白讲道理确实是项技术活。讲的好,孩子能吸收百分之二十,讲不好等于浪费口舌。

因为,再小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思考,强硬把思想灌输给他们,孩子的大脑未必会照单全收。

比如,小S给女儿苦口婆心讲自己的不易,看似是“告诉女儿一个道理”,实际是在“灌输说教”。

懂得引导和给时间让孩子自己感受、思考、判断再作出决定,这比苦口婆心灌输思想要来的智慧和高级。

同样是让孩子明白明星的不易,这样的做法就智慧一些。

他不会亲口跟孩子说自己多么多么辛苦,别的明星多么多么不易,所以你不要做明星。而是通过让孩子看到和知道自己每天在做的事,让孩子自己觉察原来明星并不好当。

前者是你灌输给孩子一个道理,后者是孩子自己觉知一个道理。

这就是为什么说他智慧和高级的地方。

道理不是靠说明白的,是要孩子自己觉知。

尹建莉在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一书中,说过一个故事。她女儿圆圆高中时有段时间很迷CD机,经常一边听歌一边做功课。

尹建莉担心戴耳机会分心影响学习,就跟圆圆讲道理:“高中的作业和小学的不一样,不是为了完成,而是为了在写的过程中思考和理解。”

第一次说,圆圆只说她知道了,并说她自己觉得不影响学习。过了几天,尹建莉看她还是天天带着耳机写作业,有些忍不住了,就又说圆圆。

这次圆圆不耐烦了,怪尹建莉唠叨,还说自己知道怎样才好,让她不要管了。

经过两次提醒,尹建莉开始自省:会不会是圆圆图新鲜,或者学习上有压力,想听音乐缓解;又或者是圆圆可能真的喜欢音乐呢...所以她和圆圆爸爸互相提醒,管住自己嘴,不再去说这件事。

不久后,圆圆学习时不再听音乐了。尹建莉问她,为什么不听了?圆圆说一边听音乐一边写作业确实是会分心,不想学习时被打扰。

尹建莉从一开始担心,到中途自省决定不再插手女儿听歌的事,再到后来圆圆的自我觉知。

这个过程,尹建莉告诉了我们一点:

不管,不说教,就是最好的管。

让孩子自己体会觉知出来的道理,才具最大说服力。

你可能会疑惑,不管,孩子认知能力有限,难道要看着孩子犯错吗?

恩,当然不是。

我们可以换个做法,引导孩子自己思考对错。比如用苏格拉底式提问法,不断把问题扔回给孩子,让他思考悟出答案。

所谓苏格拉底式提问,说白了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。通过提问回答的对话方式,帮孩子把事情和道理梳理清晰明白

比如我常用的苏格拉底“澄清式提问”,有一回,女儿逛商场时,看中了一盒黏土,而黏土我们家已经有了。所以我没有答应,她就有点不高兴。

我开始用提问引导她:

“你是想要那个黏土是吗?”
“是的,我想要”

“你可以说说这盒黏土和家里那盒黏土的区别吗?”

“家里的不好玩了,这盒好玩”

“可以说的具体点吗?”

“家里的旧了,这个新一点”

“你觉得黏土不好玩,是太旧了是吗?”

“嗯,是的”

“旧的黏土能做小斑马吗?”

“可以呀”

“新的黏土呢?”

“也可以做小斑马”

“新的黏土和旧的黏土都能做小斑马是吗?”

“嗯...."

经过一翻提问回答,明显女儿的情绪平复很多,她最后给我的说法是:“那我把旧的那盒用完了,就来买这盒新的,可以嘛?”我说好。

提问是在引导孩子思考,不同于我们直接灌输她思想,她的答案都是她自己思索之后说的。

而这个过程,我们不需要给答案,只要紧扣问题,不断给出线头,引导孩子去找答案。

这是让孩子自己觉知道理的办法。

给孩子讲正确的道理,是每一位父母都在做的事。不管用什么方式,我们要的结果是让孩子“明白道理”。

“明白道理”还需要孩子自己思考觉知才是有效的,灌输和说教是强行让他们认同我们,这有控制、勉强孩子的嫌疑。

教育家杜威说,教育并不是一件“告诉”和被告知的事情,而是一个主动的和建设性的过程

要让孩子“明白道理”,最应该做的是激发孩子大脑去思考,自我觉知。除此之外,还需要给他们提供机会体验和实践,从经验中获得道理。